<option id="acyya"><samp id="acyya"></samp></option>
  • <bdo id="acyya"><center id="acyya"></center></bdo>
    人物

    經濟學界“何煉成現象”是如何煉成的

    宋春丹  2022-07-25 14:48:18

    “糊涂”地學,自由地成才

    “雞窩里飛出金鳳凰!

     

    改革開放后,在遠離政治和經濟中心的西安,沒有任何優勢條件的省屬院校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出了一大批人才,如魏杰、張維迎、鄒東濤、石磊等經濟學家,劉世錦、張軍擴、王忠民等領導干部,另有多位知名企業家和青年學者,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身份——何煉成的學生。對此,經濟學界稱之為“西北大學現象”或“何煉成現象”,何煉成自己則用“雞窩”這句話來自我打趣。

     

    何煉成的開門弟子、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魏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有一首歌叫《糊涂的愛》,感嘆愛這種東西“說也說不清楚”,在何煉成門下也可以稱之為“糊涂的學”,但是有一點不含糊:凡是經過何煉成培養的人,大都成才。

     

    (資料照片)何煉成。

     

    “何式風格”

     

    60年代初,西北大學的財經學院分離出去,成立了陜西財經學院,只留下何煉成等8位政治經濟學教師,并入馬列主義教研室,教政治課!拔母铩逼陂g政治課停開,他們被下放到各系當班主任或政治輔導員。

     

    1977年秋,國家恢復高考。在西北大學的幾間低矮平房里,何煉成等8位政治經濟學教師商議恢復停止招生20年的經濟系,最終得到批準,何煉成擔任系主任,八個人后來被稱為“八大金剛”。但此時招生簡章已印發,所以沒有考生填報經濟系,招生辦同意他們從文科考生中挑選。

     

    因此,西大經濟系77級新生比其他系新生晚入學了一個多月,他們都是何煉成等幾人坐在地板上從其他院系放棄的幾千份考生檔案中一一挑選出來的。這個班高考平均分居全校第一,“老三屆”人數最多,“黑五類”出身比例也最高,之前多因家庭出身或社會關系等問題被刷下來。魏杰、張維迎、馮侖、劉世錦等都在其中。

     

    他們至今記得對何煉成的第一印象:身材不高,白皙稍胖,前額寬闊,戴一副深度近視眼鏡,操一口濃重的湖南鄉音,穿一身中山裝,是當時典型的知識分子形象。對有的新生他還能根據檔案照片辨認出來,說得出他們的名字和籍貫。

     

    何煉成此時在國內經濟學界已有頗高知名度,魏杰代他去參加一個全國性研討會,簽到時主辦方不知西北大學,只知何煉成。何煉成60年代曾提出社會主義制度下劃分生產勞動與非生產勞動的新標準,認為知識分子創造了價值,應該劃歸到“生產勞動者”范疇,引發經濟學界大討論,由此成了“新中派”代表人物!拔母铩睍r,他還一度被扣上“孫冶方在西北地區的代理人”的帽子。

     

    在學生們看來,西大經濟系是最好的老師上最基礎的課,何煉成直到年過八旬還在給本科生上課,主講政治經濟學原理等課程。他講起課來激情高漲,讓人感覺講課似乎是他天生的喜好。他講課語言生動,深入淺出,讓農村學生想起在家鄉時用雞蛋換鹽的故事。張維迎上第一堂課就喜歡上了經濟學,他想不到世上還有這樣的學問。

     

    何煉成很早就認識到數學對經濟學研究的重要性,從77級開始就將數學列為必修課,從數學系請來最好的老師授課,這在當時的大學經濟系是少有的。他還鼓勵學生去聽數學系和物理系的課,讓學生日后能使用數學工具研究經濟學問題。

     

    何煉成喜歡組織課堂討論,每次討論由一位同學主講,其他同學提問,實際上是讓學生自己講課。開學后兩三周,張維迎第一次主講,以綿羊與斧頭為例講使用價值與交換價值的關系,得到了何煉成的表揚。

     

    講完每個章節,何煉成還會要求學生寫一篇論文,他逐字批改,詳盡點評,一夜之間能批完厚厚的一摞。張維迎寫過一篇關于陜北農村收入分配的短文,何煉成建議他向報紙投稿,使他這個本來有些自卑的陜北農村學生備受鼓舞。

     

    何煉成總是鼓勵學生獨立思考。對學生提出的一些當時看來“離經叛道”的觀點,他不僅不會批評,還會加以鼓勵,唯一的要求是言之有理,論之有據,能自圓其說。

     

    劉世錦回憶,如果學生因“離經叛道”的觀點招致外界批評,何煉成會主動承擔責任。他帶出了一種積極探索出新同時又尊重不同意見的健康學術風氣。從全國范圍來看,西大經濟學研究氛圍寬松而嚴謹,這對西大出成果、出人才至關重要。

     

    何煉成認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學生超過老師,這是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特別是對他們這一代老師來說,由于歷史原因耽擱了近20年,專業基礎打得并不十分牢固,再加上對前沿經濟理論和實踐知之甚少,知識陳舊,亟須更新。而青年學生比他們機遇好,接受新事物快,正是他們學習的對象。因此必須堅持學術民主,不唯上,不唯書,不唯師,只唯實。

     

    幾次課堂討論和作業之后,何煉成把魏杰叫到辦公室,問他是不是學過政治經濟學。魏杰入學前曾在西安師范?茖W校當過8年政治經濟學老師,讀過于光遠的《政治經濟學》和徐禾主編的《政治學概論》,還在此基礎上讀過《資本論》。何煉成聽后決定,每十天給他布置一道題目,還給他開列參考書,要他寫讀后感。何煉成對他的每一篇讀后感都會仔細批閱,當面討論,把他引入研究前沿。魏杰的文字功底和邏輯思維就這樣被一手訓練出來,很多人說他的行文和講話有“何式風格”。

     

    這樣的訓練持續了一年多后,何煉成鼓勵魏杰報考1979年秋季招生的研究生。這一年的報名條件中有一條彈性規定:具備大學本科同等學力即可報考。魏杰順利通過考試,提前結束本科學業,和其他四人一起成了何煉成的研究生“開門弟子”。

     

    西北大學77級物理系半導體專業的張寶通也在這五人之中。他的考研申請最初被經濟系拒絕,他找到何煉成爭取,何煉成順手出了兩道題讓他當場作答,他由此得以參加考試并被錄取。

     

    幾位畢業生的碩士論文題目都相當“冒險”。魏杰的論文提出,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方向是強化市場的作用。當時國家還實行計劃經濟,論文答辯時受到“這是不是在否定計劃經濟”的質疑,何煉成卻堅定地支持他。魏杰說,后來的實踐證明他們的研究方向是符合改革開放的發展趨勢的。

     

    魏杰認為,這一屆畢業生的扎實功底和前瞻性研究讓西北大學經濟系真正開始在全國嶄露頭角,這是“西北學派”的初始形成期。正是這樣的訓練,讓“西北學派”的學子們始終能踩在時代的點上,站在理論的前沿。

     

    1985年,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成立,何煉成擔任院長。1986年,石磊考上西北大學經濟學碩士研究生,師從何煉成。

     

    石磊發現,這個不熱鬧的地方很容易讓人沉下心來鉆研學問,且不拘一格,學風活躍。師生們爭論成風,有時端著飯碗從食堂一路討論到宿舍。


    “革故鼎新”的《資本論》課

     

    西大經管學院有一個傳統:各專業學生和各種進修班都要上《資本論》專題課。何煉成主講的《資本論與當代市場經濟》是西大經管學院在全國獨樹一幟的特色課。對很多學生來說,這是讓他們最害怕也最有收獲的一門課。

     

    何煉成曾回憶,《資本論》課經歷了三次大討論。

     

    第一次是80年代初。第一屆5名研究生中,兩位對學《資本論》不感興趣,認為這是100多年前寫的,是一些“教條”,教學方式又是“教條主義”,學起來沒興趣,因此經常逃課,甚至拒絕參加考試。何煉成找他們談心,指出這種認識的錯誤,同時大力改進教學方法,增加小組討論和座談,鼓勵師生開展學術爭鳴。經過這些工作,兩人的認識都有了改變。張寶通回憶,這樣的溝通方式使研究生有了獨立思考的空間。

     

    第二次是在80年代中后期,由于西方經濟學的大量引進,師生都感到新鮮,學習勁頭特別大,而覺得《資本論》是“老一套”。對此,系里加強了對西方經濟學的教學,開設了西方經濟學原理、制度經濟學、產權經濟學等課程,也沒有放松對《資本論》的教學,而且通過與西方經濟學的對比,還加深了對《資本論》的理解。

     

    第三次大討論發生在世紀之交,討論焦點是《資本論》是否“過時”了。何煉成說,我們的回答是“沒有過時”,因為這是對客觀規律的總結。過去一般認為《資本論》是與西方資產階級經濟學根本對立的,這是符合當時的客觀實際的,但現在出現了一些新的因素,和平與發展成為國際經濟政治的主流,經濟國際化與全球化的趨勢加強,市場經濟體制已基本席卷全球,在這種情況下,當代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與西方經濟學具有逐漸接近、交叉甚至趨同的趨勢,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符合客觀發展規律的。

     

    1992年,十四大召開前,何煉成參加了十四大報告有關問題討論。1993年,他又參加了國家教委主持的大學政治經濟學教材編寫會議。這些,都觸發了他的思考。

     

    他認為,一些理論框框應該突破,也已經在突破。如當時不敢提“資本”,其實資本和資金并沒有什么區別,“把貓叫個咪,是一個東西”。他還提出,以雇工8人作為劃分個體經濟和私營經濟的數量界限是硬套《資本論》中的論述,但《資本論》是以英國資本主義發展初期為歷史背景的。他建議不要劃分個體經濟和私營經濟,在政策對待上一視同仁,可籠統稱為“民營經濟”。

     

    他說,開設《資本論》課程這幾十年,其關鍵詞是“革故鼎新”。以前講《資本論》,無形中把它單純當做政治課來講授,忽略了它作為經濟學論著的價值。在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教學應突出其專業性和科學性,使學生感到這是一門實用性很強的課程而自然產生學習興趣。

     

    “西北學派”

     

    1991年,西北大學經濟學專業成功申請博士學位授予點。魏杰認為,這是“西北學派”最終形成的時期。

     

    石磊告訴《中國新聞周刊》,“西北學派”的特點是以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為基礎,但不拘一格。在經典馬克思主義理論隊伍中,高校門派分明,事實上分歧很大。西北大學強調馬克思主義基礎理論和政治經濟學研究方法以及理論與現實相結合,形成了相對完整的話語體系和相對獨立的方法論體系。

     

    發展經濟學,是何煉成為“西北學派”選定的主攻方向。

     

    2001年,高帆從西北大學經濟學專業六年制本碩連讀班畢業,考入何煉成門下攻讀博士學位。

     

    他說,何煉成的發展經濟學研究是與政治經濟學相結合的,以闡釋中國這個發展中大國的經濟發展規律為指向,這是何煉成對發展經濟學的本土化創新。其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問題始終是其研究重點。

     

    何煉成注意到,在改革初期,中國行政管理體制帶有明顯的經濟政策制定系統和執行系統合一的特征。當時中央政府并無“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改革方案,因而鼓勵各地政府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大膽探索,這使得中央各項較為原則的改革指令在各地的執行過程中被“創新”或者說“走樣”,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諸侯經濟”的發展勢頭。承認這種機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中國民營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局面:各地政府營造的“小環境”氛圍對民營經濟乃至整個地區經濟發展都具有重要影響!凹t燈亮了繞著走、綠燈亮了趕快走”的地區往往民營經濟繁榮,而反復在“姓社”“姓資”問題上“統一認識”的地區則往往發展緩慢,這與發達國家主要由于經濟、文化原因造成經濟發展差異形成了鮮明對比。

     

    在何煉成看來,當時的陜西就屬于反復爭論達十年的地區,因而造成經濟的滯后,使得1993年前后陜西農村人均純收入在全國各省區中處于倒數第二三位。他認為,首先應該將國有制企業的比重降到30%左右,將集體企業的比重提升到40%以上,適當將私有制企業的比重增加到接近30%。他將這種所有制結構稱為“飛機模式”,其中全民所有制企業為主導(機頭),集體所有制為主體(機身),個體、私營經濟和“三資”企業為補充(機翼)。

     

    2001年,西北大學中國西部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成立,其前身是成立于1986年的西北大學經濟研究所,何煉成是首任所長。他的得意門生魏杰、張曙光、劉世錦、鄒東濤等都先后擔任過所長或兼職研究員。

     

    年過七旬后,何煉成每天很重要的工作還是批改作業。他每天瀏覽學界動態,每個月發表一篇文章,每年出一本書,經常外出參加研討會。73歲時他根據身體狀況判斷自己活到84歲不成問題,因此做了未來十年的規劃。

     

    為了鞏固學科,他直到晚年還親自帶隊為申請教育部文科重點基地而奔走。那時石磊作為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也在牽頭這項申請,在柜臺交材料時與他相遇。石磊非常驚訝,因為很少有老一輩專家親自在一線做這樣的具體工作。

     

    現在,西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是全校規模最大的學院,也是全國經濟學基地和人文社科研究基地。

     

    何煉成說,作為導師總是希望把優秀畢業生留在自己身邊,讓學院越辦越好,為此他們甚至采取過各種“卡”的辦法,但留住人留不住心,多數人還是想盡一切辦法走了,這一度讓他很傷感,覺得過去的心血白費了。但后來他發現,出去的學生成長成才很快,這些人不但沒有忘記母校,而且對導師的感情有增無減,對母校也從各方面給予幫助。這使他們認識到,及時把學生推向社會才是最好的,就是要讓學生踩在自己肩上,攀登經濟學高峰。

     

    學生們都說,何煉成是一個“明白人”。劉世錦說,把優秀學生送出去是一件痛苦的抉擇,但何老師總能看得遠一些,真正視為國家為社會培養、輸送人才為己任。

     

    魏杰說,何煉成晚年依舊很有信念,甚至有一種童真。他有時會給魏杰寫信,對魏杰的最新研究以及全國經濟學研究動向提出自己的看法,魏杰覺得何老師的有些想法比他自己還要前衛。

     

    2020年,何煉成92歲,與魏杰作了最后一次長談。他說,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經濟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在理論解釋上還做得遠遠不夠,沒有從理論上說清楚是什么在真正推動中國發展,要繼續做深入研究,這樣世界才會了解和承認“中國模式”,甚至有可能問鼎諾獎。如果不能把中國經濟增長要素真正總結好,“把墳頭哭錯了”,經濟發展就有可能發生反復。

     

    對于何煉成的這一未了心愿,魏杰認為有朝一日終會實現,只是實現者不一定是當紅經濟學家,而可能是低調踏實做研究的人物。

     

    近年,何煉成患上阿爾茨海默病。張維迎前兩次去看他,他還能說出張維迎的名字,最近一次去探望,他卻只是握著張維迎的手微笑,似乎想不起他是誰。

     

    2022年6月18日,94歲的何煉成去世。

     

    他去世后,張維迎寫了一曲《信天游》:羊羔羔吃奶雙腿腿跪,成為你的學生我好陶醉。黃河里無路水推舟,啟蒙路上你領著我大步走。一層層石頭一層層沙,堅實的基礎你打下。壺口里行船浪花大,有你的保護我何懼怕!……何老師,您慢慢走,慢慢走,再聽我一曲信天游!一曲信天游!”

     

    發于2022.7.25總第1053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雜志標題:經濟學界“何煉成現象”是如何煉成的

     

    久久久久亚洲AV成人网人人,妙音直播app下载,高潮真的很爽
    <option id="acyya"><samp id="acyya"></samp></option>
  • <bdo id="acyya"><center id="acyya"></center></bdo>